为了沂蒙革命老区的奋战
——二十五局京沪高速改扩建工程施工纪实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刘长彬 齐绍安 孙兆伟 时间:2020-11-19 【字体:

“蒙山高,沂水长,军民心向共产党……”一首沂蒙颂唱出了血浓于水的军民情谊;如今,在这篇血染的红色土地上,二十五局五公司建设者怀着对老区人民的深厚感情,提前完成京沪高速公路改扩建工程蒙阴段建设,为沂蒙革命老区的发展增添了新的动力。

秋天的沂蒙山,枫叶微红,硕果高挂,秋景如画。

10月20日上午,距蒙阴县约2公里的保通桥喜换新颜。桥头不远处,旌旗招展,人头攒动。“热烈庆祝京沪高速改扩建蒙阴段顺利贯通”的红色条幅,在热气球的牵引下,迎风高悬。

“中铁二十五局能提前完成贯通任务,我感到吃惊甚至震惊!你们真是好样的!”贯通仪式上,山东高速集团京沪高速改扩建临沂项目办副主任赵秋宇发出如是感慨。

然而就在一个多月前,因二十五局标段进场晚两个多月,能否和其他标段“一二一、齐步走”完成贯通任务,业主单位很是担忧,很多人甚至觉得“根本不可能”。

现实是最好的答案,让业主由“担惊”到“震惊”,是什么力量让建设者把“不可能”变为了“可能”。

工程俯瞰

改扩建的“实体博物馆”

二十五局承建的第三标段地处蒙阴县境内,全长20.42公里的线路,有18公里在大山间环绕盘旋,有的一公里路段出现了三个S形大弯。中线偏移、改移新建、纵段抬高等这些改扩建工程的重难点形式“一网打尽”,业主称这个标段为“实体博物馆”。

道路拓宽不是简单的“4+4=8”的车道加法,要在经过已有的路基、桥梁、隧道组成的道路旁,有的加高、有的挖低、有的爆破、有的迁移,改扩建比起新建道路干扰多、难度大,要做好解决困难的减法和管理的乘法。

说起加高段施工,项目经理马洪轮感受颇深:大站河桥至蒙阴服务区2000米路段需要抬高两侧路基,方能实现道路加宽。原道路两边沟壑纵横,作业面狭窄,标高分布高低不同,最大抬高处约7米,两层楼那么高。施工中,即需要与原路“压茬”实现“无缝对接”,又必须层层压实,达到质量控制要求。他们用上老区人民“纳鞋底”的功夫,穿针引线、密密麻麻、平均分布来进行精雕细缕地施工。

抬高段需要填,那么穿越卧牛山就需要挖。位于蒙阴收费站东南侧的卧牛山与原道路呈现“竖折”形状,也像一把“椅子”,卧牛山即为那一竖,在原道路通行的情况下,需要把卧牛山切割一部分增加四个车道,真需要有“鬼斧神工”的技艺才成。最初主要采用机械破碎方式,精细倒是精细,但就像“手抠”一样速度缓慢,一年下来挖掘土方量仅8万方。按此速度,39.7米深度17万挖方量,就误了工期。为了搬开这座“石牛”,在精心准备后,该项目以京沪高速公路临沂段临时封闭30小时为契机对其进行爆破施工,随后20多台大型机械,100余人一天时间里攻克了卧牛山。

京沪高速公路大动脉正常通行,高峰时段每分钟30多辆车通过,挑战不是一般的大,稍有不慎就会酿成事故。“交通疏导”是确保安全的科学手段,项目部根据标段内不同时间车流量、地形特点、工期推演等条件,将全线划分了7个导改路段,运用BIM技术进行建模分析,并制定每个导改路段的可行性交通组织方案和节点工期,分幅分段进行保通,精密、精细、精准的方案,确保了既有线安全畅通。

“军令状”下的决战冲刺

因标段进场晚、疫情影响等各种因素叠加影响,从3月份开始,对照10月份贯通的节点,工期紧张的局面就已经显得比较突出。

面对艰巨的任务和质疑的眼光,马洪轮急了,瞪起眼睛、满脸憋得通红:“脱几层皮、掉几斤肉,也要保证按期完成。”在事关企业信誉形象的关进时刻,马洪轮拍着胸脯向业主立下“军令状”。

他心里最清楚这份“军令状”背后的分量和挑战。要在冲刺最后的最后一个多月时间内,完成13万吨水稳摊铺、16万吨沥青摊铺、5座桥梁改建任务,难度不言自明。

“军令状”下无戏言。项目成立架梁保通小组,抽调精干力量进场架设。一片片重达百吨的箱梁与桥墩精准地完成空中对接,创下了单日架梁3孔的记录。主线三座大桥同时作业,上场人员多达200人。

“南官庄大桥是我们标段内最长的大桥,它的顺利完成让我们看到了主线贯通的希望。”现场负责人高辉感慨道。

解决了桥梁改建的“中梗阻”难题,水稳和沥青摊铺成为主线路面贯通的“最后一公里”。为加快施工进度,项目引进超大型离析摊铺机,3套摊铺设备“齐上阵”,并设置3个工作面,配备现场经理包段管控。

为保证现场用料,项目增加2套沥青拌合站,50余台沥青运输车轮转在收料、运输和摊铺三个环节。沥青混合料温度高达100多度,但技术员检测摊铺厚度和平整度的工作丝毫没有松懈。“我们跟烤肉就差一撮孜然了,一大杯水刚下肚就变成汗淌了出来。”有的不慎烫出水泡,却没有一个人喊过苦和累。

10月20日上午10点,随着最后一车沥青混合料摊铺、碾压结束,马洪轮兑现了“军令状”的承诺。至此,二十五局比合同工期提前半年实现双向八车道贯通。

承担重任的“铁血团队”

项目书记张效金坦言:简单的文字,远远不能呈现这100天来的奋斗场景。

为了实现目标,他们进行了全员的“士兵突击”。组织百日劳动竞赛,划区定任务,明确奖惩方案,把责任压实到路基、桥梁上,也压实到压路机、拌合站的驾驶室内,把时间细化到分钟,让50多人的团队聚指成拳、积沙成塔,形成闭环管理的链条。

8月27日,在施工的冲刺阶段,五公司党委在项目部举行了先进事迹报告活动,为全体员工注入强劲的榜样力量。

大家纷纷表示:“和‘生死舱门两进两出’的王胜新这些先进典型比起来,京沪改扩建施工中面对的这些困难又算得了什么呢”“我要向先进学习,确保京沪高速公路顺利通车……”

是激励也是传承,“困难面前我先上”“现场的问题现场办”……实干争先的员工,感人至深的故事层出不穷,有一个多月完成29万吨摊铺任务的现场负责人高辉;有变更施工方案攻克卧牛山爆破、南官庄大桥等节点,实现多次工期提前的技术负责人刘华新;有顶着资金压力调转物资设备,贯通时刻落下激动泪水的物资部负责人李俊;有连续20多天坚守现场到凌晨的新学员魏超卓、雷力……

“续一把蒙山柴炉火更旺,添一瓢沂河水情深意长。” 二十五局的建设者将诸多不可能变为可能,一条八车道的京沪高速公路在沂蒙山腹地正呈现出它新的英姿!

沥青摊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