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一样的脊梁
——记二十五局峨汉高速项目经理汤吉良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唐月娇  时间:2020-01-22 【字体:

2019年是特殊的一年,二十五局峨汉高速项目开工一年半,却因为各种原因无法进入正常施工。6月,汤吉良临危受命,担任中铁二十五局峨汉高速项目部项目经理,来到这个曾经折煞了很多有才之士的地方。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可他还没来得及点上火,就被狠狠得泼了一盆冷水:项目线路长、跨度大,且全部位于深山沟壑中,施工管理难度大;施工队对现场安全文明施工认识不到位,对项目部管理有异议,甚至项目部大部分员工流露出了畏难情绪等一系列因素叠加在一起等诸多现象……一块巨石压在了他的心上。

主动出击,以服务打开困局

在接任项目之初,汤吉良做的首要之事便是“内鼓士气”。俗话说“要想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他多次召开项目领导班子会,分析形势、查找症结、提出方案,统一了领导班子思想,明确了各自的责任。领导班子思想统一了,接下来就是调动员工的工作积极性。他认真了解项目每位员工的专长,找员工谈心聊天,一方面了解大家在工作和生活中的难处,在政策允许的情况下帮助解决了困扰已久的“进洞补贴”“通讯补贴”“职工健身房”等大家较为关心的问题。另一方面不停地给大家鼓劲,让大家重树信心,抓住旱季黄金期组织开展劳动竞赛,制定奖罚分明的规章制度。在他的鼓励和带领下,峨汉项目部员工干事热情大增,工作效率大大提升,大家齐心协力完成了既定的劳动竞赛目标和年度产值任务,还拿到了可观的奖金,工程进度步入良性发展轨道。

“项目管理人员要全力服务劳务队”。这是汤吉良在任职后召开的第一次项目管理例会上对职工提出的要求。由于鱼溶大桥施工现场处于当地行政村落,征拆难度大,且受峡谷地貌影响,地形陡峻,加上雨水较多等原因, 施工队进场之后施工工作无法正常开展,进场一年半才仅仅创造了100来万的产值,整个施工队因看不到盈利点而怨声载道、萎靡不振,一度停工。在汤吉良接任之时,该施工队已停工2个多月,严重制约了工程的整体进度。

为了尽快解决这个困境,汤吉良多次找到施工队伍,试图和其进行深入的沟通交流,但是施工队认为汤吉良年龄太小了,肯定没什么管理项目的经验,而且事情这么久了都没有得到解决,他们已经对项目部的管理能力产生质疑,从而拒绝沟通。“热脸贴了冷屁股”,汤吉良也曾深深地感到失落,但为了项目早日回到正轨,他没有放弃。直到6月底的一天,当地百姓再一次来到该施工队恶意阻挠、恶意破坏施工设施,汤吉良得知后火速赶往现场,利用“沟通+解释+劝说+法律约束”等方法,解开了老百姓心中的谜团,达成和解,为该施工队伍解决了第一个难题。这件事成为一个敲门砖,施工队敞开了沟通大门。他开始抓紧时间和施工队谈心交心,认真了解其难处,并逐条给出解决方案,同时和施工队详细分析盈亏点,做成本分析管控,以再次燃起施工队的希望。

经过了半个多月的沟通协调,鱼溶大桥终于恢复了正常施工生产,并在4个月的时间创造了600余万的产值,与前期进场一年半100万的产值形成鲜明对比,施工队伍信心大增,重拾了对项目部的信任,而汤吉良也收获了施工队的信服。

“项目管理人员要全力服务劳务队,劳务队跟我们是合作关系,在一条船上,他们都亏损了,项目部也不可能盈利。我们要在做好管理的同时主动做好服务工作,想他们还未想,急他们还未急的事情。”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

不惧艰险,以行动扭转局面

林家埂隧道是一条双线穿山长隧道。该隧道周边地理环境复杂、交通条件差、洞身围岩破碎、洞内岩溶随机分布、局部易发生集中涌水现象。加之该隧道汉源端洞口位于松散堆积体处,堆积体稳定性差,且存在较大的偏压现象,隧道洞口下方为成昆铁路,最近距离高差仅40米,施工中若稍有不慎便会引起坍塌,施工难度和安全风险极大。林家埂隧道左洞能否按照工期节点实现贯通,将决定余家岗大桥的开工建设以及明年双桥村2号隧道的双向作业计划能否实现,最终将直接影响峨汉高速的通车计划。

眼看着业主既定的贯通节点日期一天天逼近,汤吉良的眉头也一天天紧锁,能否按期实现贯通节点将成为业主对公司管理能力会不会有改观的一大关键。汤吉良清醒地意识到,他所在的标段在全线24个标段中既不占天时,也不占地利。他明白,这场战役将是一场拼实力、拼口碑的攻坚之战。认清现状后,他多次组织召开林家埂隧道专题推进会,通过倒排工期,实行双班制24小时不间断施工,开展劳动竞赛等方式掀起大干热潮,同时对现场施工安全、文明施工严格管控。

12月2日,1477米的林家埂隧道左洞在“零伤害”、“零事故”、“零污染”的前提下,高效完成贯通任务,比计划工期提前了140天,成为全线日平均掘进速度最快的项目。这一重大节点的完成,不仅提振了所有参建人员的士气,也使得业主单位对项目部的管理水平重新定义。

打通了这个承上启下的隧道,他稍稍舒了一口气,便马不停蹄地带领员工开展后续施工。余家岗大桥两侧均为悬崖峭壁,机械设备无法进场,修便道通往桥台处复测及施工的可能性较小,只能依靠船只运输实现物资机械的转运,施工条件极其艰苦。为了能尽早施工桥台,在深谷沟壑的阻碍下,他带领员工乘船从大渡河进入黑龙溪沟河,经过40多天的艰苦努力,搭建高约45m的安全梯进行余家岗大桥桥址区地形复测,为设计单位尽早出设计方案提供依据,也为余家岗大桥的更早施工创造条件。

爱岗敬业,以责任赢得信任

汤吉良几乎把所有的精力都用在了工作上。他重安全,带领安质部每周对各劳务队进行考核,坚持每周召开安全例会、工地例会,建立日常检查和不定期巡查制度,及时排查安全隐患。他重效益,通过调整施工工艺、按设计量严控材料进货量等方式在材料消耗、混凝土生产上加强了管控,使材料超耗情况大大改善。通过加强变更索赔、优化合同、加强计量计价等举措,使得任职半年以来计量率由原来的54%提高至78%,年计划产值完成率达101%,项目由前期潜亏958万元到如今盈利100万元。他重学习,在汤吉良的心里有一杆秤,那就是与项目部其他人员相比他还有哪些不足,与其他项目经理相比他还有哪些欠缺,他将招投标文件、施工图纸放在枕边、贴在墙上,一有空就翻一翻看一看,他虚心向各业务部门负责人请教,学习优化项目各项日常业务的流程。

他忙于现场管理,忙于外部协调。长年累月的精神高度紧绷和不规律作息,使他患上神经衰弱和腰间盘突出。日复一日的工地行走奔波让他脚上磨的水泡起了一个又一个。但这些,都没有挡住他对工作的热情。有一次,他的急性肠胃炎犯了,发烧39度,呕吐不止。他爱人看在眼里疼在心上,待他服下药后,劝他好生在宿舍休息一天。然而他人躺在床上心却早已飞到工地,“现在正是人少活多事杂的时候,不去工地看看怎么能放心。”于是,趁爱人上班后,他强撑着虚弱的身体跑去了工地。虽然他的爱人和他同在一个项目,但一个月30天中,也只有10来天可以见到他。那句“你应该娶工地当老婆”道出了爱人心中的委屈,也道出了他对家庭的愧疚。但让汤吉良感到欣慰的是,在他的带领下,经过项目部全体人员的努力,最终把一个进场难、前期倒数的项目锤炼成全线24家施工单位里排名靠前的项目,使得业主和监理从开始的嫌弃竖起了大拇指,实现了信誉、效益双丰收。他带领团队用实际行动诠释了何以为耻、何以为荣。

“路漫漫其修远兮,我干工作的初心和原则就是要脚踏实地,干一行爱一行,要对得起自己干的工作,对得起自己肩上的责任。”没有华丽的语言,没有响亮的号子,却仿佛有着铁一般的脊梁。2020年,是满载希望的一年,是峨汉高速项目实现通车最关键的一年,他将继续带领他的团队不懈努力,齐心协力,为企业在巴蜀这片大地上能有更好的发展贡献自己的力量!